2015.11.04

不再犹豫 - beyond 网易云音乐

平庸

上周末第一次参加了黑客马拉松,一个人去的,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一个幸运的队伍,两天一夜的黑客松收获了很多。很喜欢长头发的外国人,邻桌有一个在北交大读书的法国团队,有一个很不错的产品uCar,“show Car’s info on ubuntu-phone”,结合了当天的Ubuntu和PEUGEOT的两个主题,国内开发Ubuntu应用的人是很少的,他们是真正的黑客。ParkingAssistant团队是一个HTML5的全平台停车助手,能够找附近的停车场和自己的停车位,结合google maps和MongoDB等技术,我觉得在技术上表现也是不错的,那天跟他们的一位成员聊天,得知他是google的工程师,欣喜之态不甚言表,demo address

台湾人讲话声音总是那么好听,像太平洋的风一下,徐徐而来,但我不喜欢做作的人,不过台湾团队的刘翔华却改了我的想法。他们选择了Ubutu的主题,他们的SnapChirp应该是通过HTML5实现了一个通过声波来判断两个设备之间的距离,非常棒的技术,而且可应用性也比较高,他们也拿到了Ubuntu主题的冠军。

Hackathon有时候我会天真的认为应该全部由程序员参加,给一个API或者一个主题,写出自己的代码,不是讲PPT,而是讲代码架构,不是评选项目,而是审核代码,也许这样的黑客松会更加激发我的斗志,我想说Hackathon是黑客马拉松,不应是创业马拉松。

团队

始终觉得自己所做跟不上自己所想,曾有那么几个恍惚的时刻觉得追不上自己的脚步了,也许是长发遮住了我的眼睛。这次黑客松我的代码杂乱不堪,采用LeadCloud的后台程序运行的非常棒,但是数据没有包含产品所需要的全部状态并且更为重要的是出现一个bug没时间去解决,最后为了App兼容中英文放弃已经写好的API数据,不过LeadCloud确实是一个很方便的云端选择方案。

其实如果是我要做车的主题,我可能会把它的所有API走一遍,这是我程序员的思路。D姐说她会从车所需要的要素出发,采用排除法,在这个短时间内选择一个创造性的方向,那就是在保险方和车主方建立一个信息化的交通事故理赔通道,所以我们的项目没有参照物。我想一个团队没有一个大哥是很难有所成的,记住是一个大哥,不需要两个。他是成熟的,他是照顾兄弟的,大哥可以是打杂的,大哥可以是站在你前面的。D姐的产品想法都是跟大哥商量,D姐真的很棒,还在大四的她很多成熟的想法总是看起来信手拈来,并且能够很快给你很多可实现的方案。EE是一名可爱的设计师,App流程不熟悉的她却对工具很熟悉,不熟悉的东西一下就能够很流畅地明白。如今的我不知为何,只知不停地咆哮,却不懂如何倾听,我不记得我以前对书的渴望是什么状态了?EE推荐的那本书,我忘记叫什么名字了,其实我记住了我也不会看,好像不符合我价值观的书我现在都不接受了,书是如此美妙的东西我竟然会拒绝它来到我的身旁。我却向EE推荐了很多,我希望EE能够看,虽然我很认同那些价值观,不过我的初衷却是想让你多读书,增长见识。我记得给你的书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穆斯林的葬礼》,木心的《文学回忆录》,卡勒德·胡赛尼的《追风筝的人》,《黑客与画家》,这些书伴随着我过往以及现在,未来的生命。

短发的D姐,我很难了解你们的内心世界,但其实我是渴望的。我只跟你说我喜欢唐凤,我喜欢摇滚,我喜欢依云,喜欢任何写出创造性软件,喜欢任何创造性的人。其实在深圳我想起了大疆创新也是在改变一些什么东西的好公司。大哥,D姐,你们不喜欢讲自己么?是太过年轻还是不再年轻?

Cell和D姐是新疆人,高中同学,天山上那圣洁的雪莲,西王母的昆仑山,我多想去看看,那拥着葡萄的新疆姑娘,我多想看看。Cell来北京培训Java,新疆可能和我们那里一样是个落后的地方,但是正是新疆才是雪莲花开放的地方,Anders Hejlsberg跟我说过,不限语言,技术,地域,只要投入时间和兴趣,你也能成为大师。

青葱岁月,未来可期。

不再犹豫

毕业才刚刚一年,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年轻,小小一次活动,却让我如此。是不再年轻,是担心逝去了吗?

对于前方我是幻想还是坚信,我自己也不知道,已经癫狂了。当得知冠军那一刻,却有着从未有的激动,也许是当差生太久了,也许是不入主流太久了。

谁人没试过犹豫
达到理想不太易
即使有信心
斗志却抑止
谁人定我去或留
定我心中的宇宙
只想靠两手向理想挥手
 
问句天几高
心中志比天更高
自信打不死的心态活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