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02

今天是五月二日,到北京一些日子了还没出去玩过。今天去圆明园走了一遭。圆明园它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但我觉得它本不应该特殊。

我们就从一个人讲起,圆明园有这个人的雕像,很多人在他面前合影,合影的人挡住了雕像一半的名字,有人念出了前面一部分,“维克多……”,也是可笑,竟然念不出遮住的那部分了。维克多雨果,他给我们讲了两个强盗的故事,也是他第一次带我认识圆明园。维克多雨果眼中,圆明园是幻想的艺术,他应该是一个梦,人怎么可以去摔碎一个梦?不知道要求游客带着这种痛心是否过分?

“这是一个耻辱”,这句话是我从路人轻轻地交谈中听到的。这就好像我以前被两个大家伙欺负了,现在我每每想起这件事情都觉得这是一件耻辱的事情。官方和平民都觉得这是一件耻辱的事情,不敢碰它,不敢忘却它。园内几处遗址就是遗址,什么都不敢去动。园内还留着一些石头,一个碗碎成那么多片却挂得整整齐齐的摆在那里,烧过的烂木头看似很有意义的立在那里。历史不是用来唉声叹气的,我们这一代应该书写属于我们的历史。我想圆明园留给我们的不应该是这些,圆明园曾是我们东方的万园之园,他是19世纪中国人艺术的结晶,如今我们这一代人的万园之园在哪里?我不想,我们这一代不应该在历史的潮流中淹没。

圆明园的故事是我们应该铭记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那是我们的幻想的历史,但还有我们梦想的未来。

 

 

 

写于2015年5月2日

注:文中提到维克多雨果的文章为《致巴特勒上尉的信》 ymy